小金丸

人魚本REPO

拿到嵐嵐的人魚本無非是開心又激動的,自從知道嵐嵐下一本新刊的題材是自己最喜歡的人魚,又看著連載一篇一篇戳到自己的萌點,到本子完成看到內容跟漂亮的封面,真的好開心好開心!

很喜歡嵐嵐每次描寫人物的時候都在細節的部分有更多的琢磨,不論是人類或是人魚,周葉兩人的眼神都透露著對彼此的關心跟愛。

在後面的漫畫裡面,變大的兩個人魚真的是超級美的!人魚長髮真的超級好看嚶嚶嚶QWQ,人魚葉修撲到床上的那張超級可愛!膝(尾X)枕那張也超級美的,覺得小周看到變大的葉修肯定會嚇一跳吧W但是我最喜歡的是人魚小周在水裡的那張大圖(我知道嵐嵐那張畫超級久的#),整個畫面真的好好看好喜歡!!!最後一頁小周講的話跟漫畫前面劇情小周講的話雖然是同一句,但是可以看出深深的含意啊啊啊啊!!跟葉修在一起啊啊啊!!不管了,我出錢,你們兩對周葉快扯證去吧!!!!

最後是封面,拿到的時候質感真的超級讚的,一直摸著摸著簡直愛不釋手(X),刊名的特效也真的超棒的!

然後拿到了嵐嵐的簽繪W葉修跟小周都好可愛QQ我要吃人魚肉啊人魚肉!!!!

最愛周葉!最愛嵐嵐!(比心

來一小發repo#

嗚嗚嗚嗚今天跟嵐嵐面基拿到(一疊x)守門人的立牌好激動QAQ!!!!回家就馬上拆開裝上了,真的超級好看超級棒的QWQ!!!
當初去嵐嵐家看著她一筆一筆的將圖畫出來的過程,一直到看到嵐嵐給我看拿到實品的照片,到自己拿到了成品,真的覺得好開心,可以喜歡周葉,可以喜歡嵐嵐的圖,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
以後也會繼續喜歡周葉喜歡嵐嵐的!!!(嘶吼(x

【周葉】異能PARO(題目未定)

*紀錄一下,基友如果不寫我就自己動手了

当叶修走进房间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翻看着一本书。

听到声音,他合上了书,抬起了头,深邃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叶修。

「这么早就来了?任务完成了?」叶修微微瞪大眼睛。

「嗯,想你了。」周泽楷点点头,嘴角带着一抹笑,但身上的灰尘却无法隐瞒他的匆忙。

「啧,脏脏的也进来睡房,不怕弄脏床的吗。」叶修挑眉,上下打量着周泽楷,手指一弹,空气中的水气欢快的聚集在叶修的手指上,随着他手掌的挥舞,迎头迎面扑向周泽楷。

「!」周泽楷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冰凉的水分子从头洗刷到尾,连帅气的发型也湿哒哒的垂下,黏在额头上。

「哈哈哈哈哈。」叶修毫不客气的笑出来,在周泽楷投过来幽怨的眼神下,手掌一招,周泽楷身上的湿气立刻消失干净。

「嗯,这样就好。」叶修满意的点点头,没有留意到周泽楷眼中一闪而过危险的光芒。

「轮到我了。」周泽楷一把拉住叶修的手,把他摔倒柔软的床上。

「卧槽,小周你!」叶修被这一下天翻地转弄得有点晕,待他反应过来,两条冰凉的东西已经贴上了他的手。

周泽楷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床头古铜色的支柱如同伊甸园树上的蛇一样蜿蜒而下,轻轻叼着叶修的手,毫不留情的把他们缠在自己身上,冰凉的金属表面染上了肢体的灼热温度,金属粒子也彷彿被烫伤一样,轻轻抖动。

他皱了皱眉,手掌猛地握紧,金属立刻乖乖静止。

「啧...」感受着从金属反馈过来的陌生与不驯,周泽楷不满的哼了一声。

「行了,知道我们周大统领平时只习惯操控秘银、氪金这些高纯度高灵性金属,这些普通破铜烂铁不入你法眼,不如赶快放开我吧。」看见周泽楷皱眉,叶修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今次算了,下次秘银。」周泽楷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委屈。

还有下次?有你这样用异能的吗!

叶修内心吐糟着,似乎忘记了刚才是谁用异能给人洗了个澡。

周泽楷修长的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律动着,两条禁锢着叶修的金属条慢慢向下,如同周泽楷手指的延伸一样,从肩胛、到小臂、蔓延过手腕,最后丝丝契入叶修的手指缝中。

肩胛处的金属也伸出分枝,缓缓划下叶修整齐的衣领,从精致的锁骨,延伸到毫无赘肉的小腹,在薄薄的衣料下隆起一个一个弧度,到最后伸进了裤腰。

「...你不是打算任这东西来的对吧。」叶修颤抖了一下,被金属爬过身体的感觉如同被触手搔弄神经末段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呵。」周泽楷笑了笑,弧度美好的嘴唇微微翘起,如同天边最美的那轮弯月,令人迷醉。

但偏偏,叶修看到这个笑容后,只想逃跑。

「小周冷静啊…」叶修勉强笑了笑,试图安抚情人。

「很冷静。」周泽楷张开手掌,翻手松松的摞成拳头,然后又一下子摊开,几下动作干净俐落,轻松轻盈得跟蝴蝶搧动翅膀一样,赏心悦目。

而缠在叶修身上的金属也如同旋舞的裙摆,翻出锋利刀刃,在叶修的惊呼声和衣服撕裂声中,把叶修身上穿得一丝不苟的衣服在一瞬间割破,变成一堆破烂的布条。

*此處應有END(不

【周叶】毛绒绒的爱

*玩偶PARO

 

在荣耀幼稚园的玩偶柜里,每到了天色暗下,人们都离开之时,橱柜里的玩偶们就会开始活动起来—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呢…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坐在轮回班柜子里的周泽楷眼神有些羡慕的看向在隔壁兴欣班柜子里跟叶修打成一片的其他班玩偶,仍是不了解自己为什麽会如此渴望和对方交流。

 

兴许是叶修注意到了有人看着自己的视线,他转头朝着周泽楷的方向看了过来,『或许是自从自己被送去缝补却差点回不来的那件事情之後开始的吧…』略为慌乱的转开视线,周泽楷看向窗外,默默回忆着。

 

两个礼拜前—

 

因为外貌好看而常常被女孩子们拿出柜子玩家家酒的周泽楷手臂上被勾出了破洞,棉花因此露了出来,因此被送到了原本购买这些娃娃的玩偶店去缝补。

 

殊不知因为周泽楷的娃娃在店中深受少女们的喜爱所以大量生产,被送来修补的周泽楷就这样跟其他一模一样的娃娃混在一起。

 

原本想说在这待一会等等就能回去的周泽楷安静地等着,却看到店长拿起其他外型跟他一样的娃娃递给送他过来的人让他带回荣耀幼稚园,内心着急的他无法开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去。

 

『怎麽办…自己是不是回不去了…只能待在这间店里然後被其他人买走嘛…好不容易可以有个归属的…』好不容易被修补好的周泽楷被放进橱窗里,心情低落的想着,『会不会有人发现那个不是原来的自己呢?…可是自己平常话那麽少,一定不会有人发现的吧……说不定被送去的那个周泽楷比较健谈,大家都会喜欢他呢…』

 

如此想着的周泽楷呆呆地看着窗外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在店主将玩偶店的门上锁後,其他娃娃都开始动了起来,有的聊天,有的试着爬下橱窗到别处去找其他玩偶,就只有他一动也不动的呆在原地。

 

『只能这样了嘛……跟其他玩偶在这间店里…』周泽楷开始想念每天晚上在幼稚园里热闹的情景了。

 

越想越难过,周泽楷看着窗外的天空,『跟在幼稚园看到的天空不一样呢…这边的天空好黑,幼稚园看到的天空都是布满星星的……而且…』他转头看了看自身空荡荡的周围,低下了头,『在这边…没有同伴陪着自己……』

 

忽然,周泽楷发现从对街似乎有小小的影子往这个方向跑来,他贴上窗子仔细看着,而後不可置信的呢喃着,「……叶修?」

 

从对街朝着玩偶店跑来的正是叶修,店主就只做了那麽一只给荣耀幼稚园,在市面上找不到第二只了。

 

一路跑过来的叶修停在橱窗前,抬头看到了贴在玻璃上的周泽楷,他朝着他挥了挥手。

 

看到对方举动的周泽楷有些开心的挥手回应,却又突然想起这店里那麽多周泽楷,叶修怎麽可能认出自己呢,於是心情又沮丧了下来。

 

「小周,在想啥呢?」在周泽楷沮丧之时,叶修不知道用了什麽方法让其他玩偶帮他打开了店门,来到了自己身边坐下。

 

周泽楷惊讶地瞪大眼,「叶修…怎麽知道我?…」他既开心又疑惑地问道。

 

「这个嘛……你猜?」听到周泽楷的问题,叶修扬起微笑,伸手拉起他,「快走吧,哥好不容易在幼稚园关门後从一路跑来这,得赶在早上人类来之前回去才行。」

 

跟着叶修一路奔跑着,周泽楷低头看向两只交握在一起的手,虽然都是毛绒绒的布料,但他却忽然觉得很温暖……

 

两个玩偶在即将天亮的时後回到了幼稚园,周泽楷看到在门口等待着他们的其他玩偶,心突然觉得暖暖的,『原来大家都知道自己不见了嘛…』他不禁这样想着。

 

直到後来他问江波涛这事,才知道是叶修跟他们其他人说回来的周泽楷不是原本那个,让他愈发疑惑『为什麽…叶修会知道?…』

 

一直到现在仍未得知这个问题答案的周泽楷看着外面的夜色沉思着,没有发现心中所想那人已经坐在自己身边。

 

「小周又在想什麽了?」看着周泽楷呆呆的表情,叶修开口问着。

 

听到近在耳边的声音,周泽楷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叶修後松了口气,像是决定了什麽,他问,「叶修……是怎麽认出我的?」

 

「小周这麽想知道这件事啊?」叶修笑着看眼前的周泽楷。

 

「嗯,因为……喜欢你。」困扰许久,周泽楷终於发现了自己的这份感情,他鼓起勇气说着。

 

「咦,那可真巧。」叶修微微一愣,开心笑道,「哥也喜欢你啊,小周。」

 

在叶修的解释下,周泽楷才知道原来对方已经喜欢自己很久了,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被弄错的事情……

 

握紧了手中叶修的手,周泽楷觉得无比的幸运—因为你,我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了温暖,但愿我们这毛绒绒的爱情,将会一直持续到永远。

 

END

給肉肉的G文(手機艾特無能(#
完售了所以放出來嚕!恭喜哇!
話說只有我的文跟本子完全不對題啊WHY?!
不過當初寫這篇是在半夜......寫到最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

 

 

【周叶】稚爱

*这篇是修改过的本子内容哦~
*混更一下(X

叶修,荣耀小学六年级,最近有个难以解释的烦恼。

近来,他总是会感受到有一道炙热的视线在放学後就不断盯着自己直到回到家,每当他转向那视线的方向想找出对方时,那视线就倏的消失了,让他很是苦恼。

周泽楷,荣耀高中二年级,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身为酷帅狂霸叼的学生会长,在学校总是受人尊敬,但在某个竞赛後,他喜欢上了隔壁荣耀小学的叶修,因为听闻最近诱拐儿童的坏人很多,他决定每天在学校附近等着叶修放学,然後在暗处看着他心爱的叶修小朋友,保护他回家,却从不上前搭话。

「小周…你…今天也要提早走?」江波涛欲言又止,最近身为会长的周泽楷总是提早离开,一次两次到还好,但每天都早退,学校里已经开始有学生会长交上女朋友的传言,许多想追求周泽楷的少男少女都含恨咬着手帕,究竟是何方妖孽勾走他们学生会长的魂,不然以会长腼腆又寡言的性格怎麽可能自己去追女朋友,他们要烧了那妖孽来换回他们那文质彬彬又温和腼腆的会长!

每当有人试图从江波涛这儿探听那传说中的女朋友,他都只能笑笑的敷衍过去,然而实际情况,周泽楷根本没有女朋友,却是比交女朋友更惊悚千百倍的事儿。

--他们的学生会长是个跟踪狂。

说起来他发现这事情也是个意外,那天班导交代他收好班上的作业交上去,由於周泽楷的笔记本有惯用的牌子与样式,当时看他的桌上就那本好好地放着便想也不想就拿了,不过在之後周泽楷重新交上一份作业後,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小心错拿了笔记,事後他从那一大叠作业中找出属於周泽楷的笔记,一张巴掌大小的纸张也顺势从那本子掉出来。

他捡起来,发现那是一张照片,一个穿着隔壁荣耀小学制服的男孩,照片中的男孩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正从学校离开,和并肩的同学边走边聊,不知道说到甚麽有趣的事,男孩笑得很开心,白皙的脸蛋还有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周泽楷还有弟弟?江波涛思索了会,没太大印象,但也没深究,打开笔记准备将照片塞回去,瞥见了笔记里纪录的文字,吓得差点把本子丢了出去。

江波涛不敢置信的颤抖着手翻过名为『叶修观察日记』笔记的下一页,这上面的字不多,却是与方才看到的同个男孩在换体育服的照片,男孩未发育成熟的身躯白皙而稚嫩,有着软肉的腰让他不禁想伸手捏捏看…意识自己在想什麽,江波涛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手忙脚乱的把照片放进笔记本後,妥善收进对方抽屉里,用力晃了晃头,试着将看到的内容逐出脑海。

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日子,江波涛简直想找一根柱子撞墙,最好撞掉笔记本和照片记忆,还有唤回自己已失去的三观。

另一方面,从叶修走出校门後就一直跟在对方身後的周泽楷,在遇上叶修回头的时候,总是因为害羞而躲起来的行为完全可以称之为跟踪狂,虽然本人完全没有这个认知,但我们只能感慨守护者和跟踪狂真的只有一线之隔……

在叶修不知道他第几次回头,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发现刚刚炙热的视线又不见了,他感到疑惑却也莫可奈何 同义词,只是耸耸肩又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他第一次感受到视线是前几天的事情,联想到最近的绑架案,自那天起便将警报器和电击棒随身携带,但这接连几天都不见对方有所动作,叶修便被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搞到烦不胜烦,想过速战速决,确定万无一失,特意往偏僻昏暗的小巷子走,只为了引出那个一直跟踪自己的变态,这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下对方还没动手,叶修也越来越捉摸不清对方的想法了,只猜想对方应该是对自己没有恶意。

也许对方只是爱慕自己?叶修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猜出真正的答案,自此之後叶修开始每天变换着回家的路径,有时候是开满叶子花的街道,有时候是未修整的碎石小路,两人(单方面的)开始玩起我抓你我躲你的游戏。

於是—

今天又是一条不熟悉的路了,周泽楷轻蹙眉头,认为叶修实在太不顾自身安危了,万一被坏人抓走这不是不知道往哪逃吗?周泽楷顿时为自己护花使者身分感到深深的责任感。

依然不屈不挠的跟在叶修後头直到了一个岔路口,周泽楷看见对方停下脚步朝着另一个方走来的人招手,视线跟着看去,他顿时凌乱了,「咦…两个…叶修?」

「谁?」隐约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叶修回头看向身後声音的来源,不过那声音陌生的很,他警惕的抽出了放在包包侧边的电击棒。

「……」不小心叫出对方名字的周泽楷发现自己毫无躲避之处,只好待站在原地默默不语。

「…哥哥,你认识的?」叶秋跟着回身看了眼身後的人,转头问身旁自家哥哥,眼中也有了警戒。

「应该是不认识…吧?」叶修带着疑惑说着,看着眼前帅到掉渣的的高中部学生,明明应该是不认识的,但却越看越发觉得熟悉。

原本惊讶看着叶修手里电击棒的周泽楷在听到对方表示不认识自己的瞬间,头上的呆毛迅速的萎靡了下来,表情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变得低落,「…不认识?」看着叶修,周泽楷轻声问着。

「唉唉,你真的不认识他吗?你是不是欠人家钱啊?」一旁的叶秋看到周泽楷的表情变化,用手肘撞了撞叶修,小声问道。

「蠢弟弟,你的聪明哥哥我怎麽可能会犯这种愚蠢的错呢?」叶修微微皱眉看着周泽楷,一边小声回应着,目光瞥到对方肩上书包挂的小企鹅时才惊叫,「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周泽楷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用力点了点头,叶修举起小手指向周泽楷头上翘起的头发,「那个呆毛哥哥!」

「……」周泽楷呆愣住,无语地看着对面笑得很开心的叶修,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下来。

叶修看到对方再次垂下的呆毛,赶紧把叶秋打发走後迈步到对方身前,歪了歪头问,「小周怎麽了?来找我的?」

看着眼前叶修软软带肉的脸颊,周泽楷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嗯,每天…等叶修,送到家。」

「喔?小周,所以这阵子每天跟在我後头一直到我回家的是你?」叶修挑眉,手执起还未收起的电击棒挑起周泽楷下巴,「你就不怕哪天真的被我用这给电了?」

「嗯,最近…危险」周泽楷有点心猿意马,明明叶修比自己矮很多,甚至挑他下巴的动作也有点勉强,小周却有种对方在俯视着自己,而对方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如果能被叶修调教……想到着,他喉头滚动,隐隐有些兴奋,掩饰起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叶修…刚刚那是…?」手指指向刚走不远的叶秋背影。

「啊,那是我弟弟,叶秋,对了小周,你等等有事吗?」随意地介绍自己的弟弟,叶修问道。

「没有…怎麽?」周泽楷疑惑问着。

「那我们去水族馆吧?反正接着是周休嘛,而且上次还有好几个展区还没看。」收起电击棒,叶修上前拉住周泽楷的手,没等到对方回答就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水族馆啊…那是他和叶修第一次相见的地方…也是喜欢上叶修的地方啊。

两个月前—

周泽楷坐在一幅白色的画布前,对一旁窃窃私语的群众视若无睹,拿起手上的画笔就在画布上恣意挥洒。

所看到的世间人情……自从父母每天闹离婚,两人在家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争夺着到孩子的归属权时,自己的世界就再也感觉不到人情冷暖了…

用着大量暗色系的颜料,身前的画布上逐渐勾勒出了冬夜里的一户人家,屋里有着一对夫妇跟两个小孩,四人抱在一起用着一条破烂的毯子取暖,而一旁作为暖源的烛火已烧至末端,好似快要熄灭一样,整个画面充斥着令人绝望感。

呆呆的看着眼前自己画出的作品,周泽楷只觉得心情更加晦暗,就连得知自己这画拿到了冠军也无法让他开心起来。

失魂落魄的拿着奖牌走出比赛展场,周泽楷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不想在这时候回家的他走向在不远处的水族馆,买了张票就在场馆内四处游荡,最後在空无一人的海豚表演馆里,就看着眼前玻璃橱窗里的一片蔚蓝呆坐着。

「那个…请问一下?…」突然,身後传来稚嫩的声音,周泽楷愣了下,转身看到软软带肉的脸颊和穿着吊带短裤露出少年特有纤细修长的腿的小男孩看着自己。

「嗯…?」周泽楷疑惑的看着对方。

「我好像迷路了…大哥哥可以陪我找爸爸妈妈吗?」腼腆地笑着,男孩这样说道。

握着男孩的手,周泽楷陪他在馆内四处走着,男孩不时拉着自己到各个玻璃橱窗前指着水中生物问他,从原先将对方拉着走开,直到後来自己跟着在体验馆摸着海星,全然忘记了要帮对方找寻父母的事情。

「大哥哥,这黑噜噜的东西好有趣啊。」一旁男孩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纤细的手指不断戳着水中慢慢挪动着的海参。

「嗯…别欺负,叫周泽楷…你?…」看向对方的举动,周泽楷笑笑回应着并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叶修,嗯…周泽楷啊……那大哥哥我就叫你小周啦!」男孩,叶修眨了眨眼开心答道。

听到自己的小名,周泽楷微微愣了下,看到叶修脸上有些无赖的笑容,无奈的点了点头,颊上也泛起了小小的微笑。

「呐呐,小周我们快点去企鹅馆,表演快要开始了!」看向一旁墙上挂的时钟,叶修拉住周泽楷的手臂晃着说道。

「好…别急,看得到。」周泽楷带着些微宠溺的笑容看着叶修,握紧了对方的小手带着走向人潮不断涌进的企鹅馆。

「小周!快,前面有位置!我们去前面看!」身高不够的叶修在人群里跳看着,小手高高的指向前方朝着周泽楷说道。

「……好。」周泽楷看向叶修指的方向,抱起了对方瘦小的身躯在人潮中穿梭着,很快的就到了舞台前的位置,放下了叶修,微微苦脑的看着空下的两个位置—因为是分开的。

叶修皱着眉头看着相离不远的两个单人空位,指着说道,「小周啊,我们一人坐一个位置?」

只见周泽楷微微摇了摇头,再次抱起了叶修,往其中一个位置坐下,将叶修抱在自己腿上坐着,看着愣住的叶修,轻轻笑说着,「这样…安全。」

「……」平时伶牙俐齿,早熟到常整得大人们恨的牙痒痒的叶修小朋友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这句话,只好气鼓鼓的鼓着嘴转头看着前方的舞台。

「别不开心…请你吃冰淇淋?」周泽楷哄着闹别扭的叶小朋友,指向一旁背着桶装冰淇淋在场内四处走着的摊贩。

「…那我要两球。」叶小朋友小声说着。

「好…」周泽楷微微笑着,抬起手叫来了走到他们附近的摊贩,买了只甜筒递给叶修,看着他开心地舔着冰淇淋。

「小周你看!」不时帮着叶修擦拭融化成液体的冰淇淋,没有注意到表演已经开始的周泽楷被突然转头的叶修吓到,微微瞪大眼,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

「…小周你刚刚没在看吗?」叶修看着周泽楷的表情,有些无语地问道。

「…快滴下来了。」指着叶修手上的甜筒,周泽楷表情无辜的说着。

「……」低头看了眼自己满手的甜液,叶修把甜筒塞到周泽楷手里,拿过纸巾一边擦着手,一边指向台前缓慢走着的企鹅,「小周你看,那只头上翘一搓毛的跟你好像啊!哈哈哈!」

「…不是企鹅…不吃了?」周泽楷无奈看着笑的一脸欢快的叶修,偏头看向手上化了一半的甜筒。

「只是很像嘛,嗯,不吃了,拜托小周帮我吃掉啦~」叶修微微晃着小腿,眨眨眼看着周泽楷。

微微叹了气,周泽楷认命地吃起了手中的甜筒。

表演结束後,周泽楷牵着叶修到了企鹅馆外头的纪念品店,看着对方在一堆吊饰前翻找着,而後又跑到柜台前结帐,原本想上前付钱的周泽楷在被叶修制止後只能安静地等在一旁,疑惑的看着对方回来後递到自己眼前的企鹅吊饰。

「这是送给小周的,谢谢你今天陪我玩,啊,对了,还有这个还你。」拉起周泽楷的手,叶修将吊饰放在对方手心上,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不久前周泽楷扔掉的冠军奖牌,无视对方呆愣中带着震惊的表情说道,「我很喜欢你的画喔,今天的比赛我也有去看,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你丢掉了奖牌,才跟着你一直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但感觉得到你很低落,因为不知道该怎麽帮你,所以才骗你我迷路,让你陪着我在水族馆到处看,希望你心情别再那麽消沉。」

勾起灿烂的笑容,叶修看进周泽楷的双眼,「不管什麽事情总是有办法可以克服的不是?别轻易放弃呀,我可是一直看着你的,小周。」

那时候,原本已经对自己生活感到绝望的周泽楷,因为眼前叶修的笑容而得到了救赎。

时间回到了现在—

看着身旁穿着小学部制服的叶修,周泽楷突然很庆幸自己能再次跟叶修相遇,不过…

「叶修……」周泽楷有些委屈地看向对方,「为什麽…不认得?…」

「呃…这不是因为当初你太失魂落魄整个人很颓废嘛…跟现在对比起来…」叶修微微偏着头,上下看了看眼前的周泽楷,点了点头,「嗯,现在的小周帅多了。」

「……」周泽楷脸红着将头转开了,同时庆幸着自己有张好皮相让叶修称赞。

「对了,小周是怎麽找到我的?」叶修疑惑问着,当初他可没有跟小周介绍过自己啊。

「嗯…开学前……整理颁奖奖状的时候看到…」身为学生会长的周泽楷,在开学前夕回到校园里处理学生会的事务,偶然在校外得奖名单上看到叶修的名字,翻看了下资料发现对方正是自己在找的那人。

「喔喔!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我的底细被摸透了呢。」叶修把头靠在车窗看向周泽楷,眼中带笑说着。

「叶修……」周泽楷脸红了起来,有些慌乱的不敢直视对方,自己除了叶修家世以外的事情全部都知道了个彻底这点绝对不能被对方知道,「那个…比赛…临摹素描?…」突然想起了奖项的名称,他赶紧转移了话题问着。

「啊,那个啊…因为我之前没参加过任何比赛,所以被家里老头子抓去的。」叶修摆了摆手看向周泽楷,并没有在这件事情多加解释,但随即,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我记得我那蠢弟弟得过蛮多奖项的…小周你没注意到吗?」

「……」不敢说自己只全心专注在叶修身上就全然忘记叶秋这号人物的周泽楷只能安静假装甚麽也不知道,也同时被投下了一颗震撼弹。

原来叶修是那麽有名的艺术世家後代啊…难怪会去看那场比赛,可是为什麽是注意到自己呢?…明明那时候的自己,在这广阔的艺术界里是那麽的不起眼,就只是几个比赛的得奖者,在网路上发表过几幅画作而已…不过叶修为什麽不画画呢?…好想知道原因……如果叶修有画画的话他们应该就可以更早相遇了吧…

「小周?」叶修疑惑的伸手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对方似乎是在想什麽事情,但是已经垫起脚尖,却还是勾不到下车铃的他不得不打断对方的思考让周泽楷拉下车铃啊…

「嗯?…叶修?」周泽楷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向叶修,完全不知道对方叫自己是为了什麽事情。

「…快到站了小周你别再发呆了,拉铃啊!」叶修忿忿的瞪着周泽楷,泄愤似的朝对方挥舞着小拳头,指向头上自己抗战已久却拉不到的铃绳。

「……」看到眼前叶修可爱的举动,周泽楷忍住掩鼻大喊好可爱再来一次的念头默默拉铃,主动牵起叶修的手下车。

买了两张票进到水族馆後,叶修拉起周泽楷的手臂开始跑了起来。

「……?」周泽楷踉跄了下,疑惑地跟在後头,微微低头看向眼前叶修穿着制服短裤小跑着的身子,不禁想起第一次跟对方在这水族馆时,自己也是这样被拉来拉去的景象。

「小周快点啊,最後一场表演快开始了。」转头看到再次陷入自我小世界的周泽楷,叶修转而握住对方的手掌。

周泽楷在被握住手的时候愣了下,忍着想要捏捏对方肉肉的掌心的想法,回握住手里他所爱恋,并且想保护一辈子之人的手。

「…小周,我觉得我们运气特别不好。」叶修拉着周泽楷到了海豚表演馆,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的空地,却发现第一排只剩下一个空位,而接下来十几排的位置都被坐满了。

「…像上次?」周泽楷其实想说运气很好,因为他可以让叶修坐在他腿上,不过他只是默默的提议着。

「咦?小周你认真的?」叶修愣了下,抬头看向周泽楷。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伸手拿下叶修肩上的书包放在位置旁,拉着对方坐到自己腿上,接着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盒饼乾放在对方手里。

「小周?」叶修疑惑的拿着饼乾看向周泽楷。

「…点心,上次冰淇淋。」周泽楷眨眼回答道。

「那一起吃吧?」叶修拆开包装,拿起一片递到周泽楷嘴边,看着对方红着脸吃下後觉得有趣,就不断地喂食着,一边看着刚刚开始的表演。

直到看到海豚从舞台侧边冲刺而来的景象,叶修才猛然想起海豚表演的馀兴节目,想起身时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海豚尾巴掀起的水花朝观众席洒来,坐在叶修身後的周泽楷因为注意力一直不在表演上所以没有意识到,毫无防备的两人就在这须臾间被淋成落汤鸡。

「所以我说我们今天运气真的特别不好。」在表演结束後,两人拿着手帕擦拭着湿透的身子走出场馆,叶修一边抱怨,一边拉着因为沾湿而黏在身上的制服衬衫。

走在一旁的周泽楷低头看到被拉扯开的白色衬衫里微微透出可爱的小乳珠,忍不住想凑上吸吮的欲望,一股热流朝着下身冲去,他赶紧将衬衫拉出遮掩着微微鼓起的裤头,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将视线放在哪里。

「小周?怎麽了吗?」看到周泽楷慌乱的动作,叶修疑惑问着 。

「没…在这等。」不敢再看向叶修,周泽楷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看到一旁的礼品店橱窗摆放的商品,他随即跑进店里买了一个小海豚的布偶挂饰,拿出来放进叶修手里。

看着周泽楷一连串的动作,叶修低头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小海豚,又想想自己上次送对方东西时的对话,开口问道,「小周…难不成你觉得我跟海豚很像?」

「嗯,聪明。」『而且可爱。』,没将後半句说出口,周泽楷认真的点头说着。

「那谢谢你的礼物啦。」眨眨眼,叶修晃着手里的挂饰,笑着挂到自己书包侧边上。

「不会…企鹅的回礼。」看到叶修的举动,周泽楷嘴角也微微勾起笑容,他伸手牵起对方,「回家?」

「好。」叶修先是愣了下,想起自己湿着的身子,他回握住周泽楷的手,两人一同走向回家的路。

一个礼拜後—

自从逛完水族馆那天,周泽楷依旧每天陪着叶修回家,不过被对方制止的暗中跟着的行为,转而牵着手陪伴在身旁,这样的改变让周泽楷很开心,头上翘起的呆毛正反映着主人愉悦的心情。

「对了,小周,你还记得上次叶秋来找我这事吗?」叶修晃了晃周泽楷的手,抬头看向对方。

「嗯,记得…怎麽?…」周泽楷疑惑的看着叶修。

「我家老头子跟我妈要带他出国去比赛,问我要不要跟,不然就要自己留下来…」叶修有些无奈的说着,「偏偏我又不喜欢跟着出去然後被拉上赛场,所以…」

「来我家。」叶修话还没说完,周泽楷直接说道,「自己一个…危险。」而且来我家我可以看到你穿睡衣还有日常生活的样子,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其实我想说我从明天开始去住旅店顺便包三餐。」叶修愣愣看着周泽楷,接完自己未说完的话。

「…我煮,给你吃。」一心执意要让叶修来自己家里住的周泽楷立刻回答,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好似一只等着主人回应的大狗狗,身後的尾巴兴奋地摇晃着。

叶修晃了晃头,将这个好笑的景象逐出脑外,「小周不会麻烦吗?家里人肯定会问的吧?」

「不会,只有自己。」周泽楷摇摇头,微笑说道,暑假到了尾端时父母达成协议离了婚,而对於他,两人决定均摊学费跟生活费,把房子留下,等到成年之後再转让给自己,原本已经不在乎的周泽楷在当时忽地感到心寒,但自从找到了叶修後,他就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了。

「诶?只有你啊?」叶修闻言愣了下,对这件事情不多问些什麽,顺着对方的意思答应了下来,「那明天陪我回来整理些东西再去你家如何?」

「好。」周泽楷开心笑着,到了叶修家门前,他放开对方的手,「早点休息…明天见。」

「小周你也是。」叶修迈步走向自家,在要进家门前回身调笑道,「回去後可别忙着收拾房子而不休息啊。」而後笑着进到屋内。

周泽楷脸红着站在关起的大门前,被这样猛然一提,他才想起自己房间放满叶修照片的事情,而现在对方要来自己家里……

「!!!」想起这点的周泽楷抱着书包赶紧飞奔回家把自己拍的那些照片藏起来,绝对不能让叶修知道自己一直偷拍他的事情啊。

到了隔天—

「小周你在外面等等我,我拿个行李就出来。」叶修把自己书包放到周泽楷手上,进到屋子里打算拿自己昨天整理好的包包就走。

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家里也有被闯空门的一天,进到家门後,叶修有些怔愣地看着眼前翻箱倒柜的那人,马上回神拔腿就要跑的他被对方发现,双手被反制在身後,人也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叶修奋力挣扎着,正要张口大叫的同时,嘴巴被用力捂着,而後被对方用摆放在一旁柜上的胶带黏死,「小鬼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会对你怎样我可是不能保证的啊。」带着浊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叶修嫌弃的皱起鼻子,在对方说话的同时抬脚向後踹去。

「呵,早知道你会来这招。」抓住叶修踢向自己的腿,他拉下腿上的过膝黑色长袜绑住不断挣动的双手,将人翻到正面後挑了挑眉低头看向没了遮掩物的白皙小腿,拉高後邪笑着伸舌舔过。

叶修惊恐地看向对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是个变态,看到眼前一脸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脸孔让他只想吐,一心只想逃离的想法让他更加卖力的扭动挣扎着。

「小鬼你安分点,不然小心老子上了你。」对方不满地更加用力的压制住叶修,一手脱去另一腿的袜子後看见叶修因害怕而卷起的脚趾,小巧圆润的指头蜷缩着,晶莹如玉,让人不禁想一亲芳泽。

这麽想着,他握紧了叶修的脚踝,张嘴含住了眼前轻颤的脚趾,吸吮留下一些水渍後伸出舌头往上舔,毫不心软的用牙齿咬着叶修又白又软的小腿。

叶修忍受着屈辱,眼眶泛红,不断呜咽反抗着,无奈以他的身躯跟力气根本无法与对方相比,只能努力想着法子来让自己逃离对方。

另一方面,在外头等待一段时间的周泽楷有些着急,叶修说自己只是进去拿个东西怎麽拿那麽久,会不会发生甚麽事情了,想到这,他不管有没有礼貌,赶忙的冲进对方家里,眼中映入的是叶修被压在地上一脸快哭的表情,在那瞬间甚麽都无法思考的他反射性的抬脚踹向压住对方的那人,愤怒的将那人压在身下猛揍。

「呜呜!」一旁坐起身的叶修看着眼前近乎发狂的周泽楷,赶紧出声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听到叶修的声音,周泽楷丢下手上被自己揍昏的那人,赶忙转身帮叶修松绑,小心翼翼的撕下嘴上的胶带,而後用力抱紧对方。

「…小周?」叶修愣愣地被抱着,感受到周泽楷颤抖着的身子,他抬手反抱住对方,「别担心,我没事了,这不是你来救我了吗。先报警吧,别让他有机会醒来跑了。」

「……嗯。」感觉到叶修呼在自己耳边的话语,周泽楷红着耳根放开对方,拿着手机到一旁报警,而後他转身,看到叶修拿着粗麻绳将地上那人手脚绑死而後抬脚踹的景象,走过去再次抱住对方。

「…这人实在是太变态了,居然对着我也能做出那麽龌龊的事情。」叶修埋在周泽楷怀里,闷声说着。

「嗯,不可原谅。」周泽楷轻拍着叶修的背,赞同说道。

「他好恶心,我的脚他也舔,好想吐。」微微颤抖着身子,叶修忍不住抱紧了周泽楷,若是对方没有及时冲进来,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脱身。

「等等,洗乾净。」闻言周泽楷皱了皱眉,有些遗憾方才下手不够重,轻声地安抚着怀里人。

等到做完笔录送走警察後,周泽楷带着叶修到自己家,放下对方的行李,他带着人进到浴室里,拿板凳让人坐下後问,「他舔哪里?」看着对方小腿上的咬痕,他皱了皱眉。

「…小腿…跟脚趾。」想起当时那感觉,叶修浑身泛起一股恶心感。

「别怕…洗乾净就好。」周泽楷拿起沐浴球,轻轻地搓洗着叶修的双腿,并用清水冲净泡沫,末了,他抬起头看着对方,「以後…有我在。」

在叶修怔楞的眼神下,周泽楷轻轻的吻上对方小腿,「叶修,喜欢你,因为你…生命有了意义,所以…会保护你,一直。」抬头望进对方眼里,他认真说着。

只见叶修红着脸呆坐在板凳上,对方举动跟方才被侵犯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如同对待珍宝的亲吻让他脸红心跳,眼神飘忽的不敢看向直视着自己的周泽楷,聪明如他,怎麽可能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呢。

「不用现在回答…会一直陪你……直到你不需要我。」发现叶修的小动作,周泽楷这样说着,随即站起身要离开。

叶修突地抓住周泽楷的手,在对方疑惑看向自己的目光下,他盯着两人交握的手,满脸通红的小声说着,「如果不是喜欢你那我干嘛没事追你追到水族馆…还为了安慰你骗你跟我玩了半天…」

在周泽楷欣喜的目光下,叶修咬着嘴唇,像是决定了什麽,站起身来,踮起脚尖迅速地在对方嘴唇上轻啄了下,而後慌忙地想掩饰自己害羞的情绪朝门口跑去,却不料踩到没冲洗乾净的泡沫,看着他动作的周泽楷眼见叶修要摔倒,急忙伸手抓住他。

在经过一阵天旋地转和一声巨大的声响後,两人双双摔倒在浴室地板上,被压在下方的周泽楷抱着叶修,忍着身上的疼痛,他赶紧扶起对方检查有没有受伤。

「小周你还好吗?你傻了嘛干嘛没事跟着我一起跌,撞到哪了?会不会很疼?」叶修慌忙地爬起身,跪坐在对方身前紧张问着。

「不疼…说好了,保护你。」周泽楷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叶修,看到对方穿的白色衬衫因为肥皂水的关系紧黏在身上,胸前粉嫩的小乳粒透了出来,他先是愣住,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下喉头,浑身燥热的他感觉到一股热流朝着自己下身奔去。

「小周?」叶修疑惑的看着周泽楷突然间胀红的脸颊,担心的凑向前。

看到眼前叶修放大的脸孔,周泽楷惊慌的向後退,却忘记自己坐在浴室地板上,一个不注意就向後倒去。

「咦?!小周!」叶修慌乱的拉住周泽楷,自己却也向前倒在对方身上。

感觉到自己腿间抵着硬物,叶修在理解到那是甚麽後脸红了起来,「小周你…那里有反应了啊?」他有些尴尬的说着,眼神四处飘移。

「……」周泽楷此时羞得只想一头撞上墙,「叶修…先出去?」他扶起叶修後说道。

「……我不能帮你吗?」跨坐在周泽楷腿上的叶修小声问着,看到对方瞬间呆愣的表情,有些别扭的说,「好歹我们也已经确认关系了嘛…」

【人生就是要開車】→http://yexou529.tumblr.com/post/145911480687/肉

周泽楷坐在床上将叶修的头发吹乾後让对方躺好,轻轻地帮忙盖上薄被,而後下床蹲在一旁看着这张属於自己的脸庞。

如果这只是梦,他情愿一辈子都不要醒。

多麽老套又浪费生命的说法,尽管如此,他仍愿意用尽一切,换取待在这个人身边的机会。

「唔?小周?」叶修枕在软绵的枕头上,经不住睡魔,眼睛有些睁不开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周泽楷。

「没事,睡吧。」微微摇头,周泽楷继续看着叶修,自己喜欢的人现在就躺在自己床上,一阵幸福感袭上身来,让他开心地傻笑着。

「嗯…小周也是……快上来睡吧…」叶修咕哝着伸手抓住周泽楷的衣袖。

「好。」周泽楷躺上床,抱住了身前人,并轻轻的吻上对方光洁的额头,「晚安,祝好梦。」

「小周晚安…」不自觉的蹭了蹭周泽楷的胸膛,叶修说完就沉沉睡去。

这时,周泽楷发现这似乎是个可以拍到叶修睡颜的好时机,但看了看自己被压在对方身下的手…嘛,来日方长,他跟叶修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一起走下去。

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

That's why I'll always be around.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Forever you'll stay in my heart.

*未完結*

----------------
之後会放出後半加上的正文~兩篇番外可能等之後本子有完售才放啦~~

感謝在全職O買本的小夥伴哦!

電腦開不起LOF,鍵接留言走起(

2016.05.29叶修生贺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修,529生日快乐。

什么时候50粉的我怎么不知道(不知所措.png

嘛……总之来点文吧
限周叶,文梗拜託别肉(
随便点,我挑几篇写~

【周叶】稚爱 (一发完结)

*新手写文
*OOC有,自动避雷
*副标:拜倒在小学生裤底((((
*修改过内容,一发完结
*有肉,慎入

 

叶修,荣耀小学六年级,最近有个难以解释的烦恼。
近来,他总是会感受到有一道炙热的视线在放学後就不断盯着自己直到回到家,每当他转向那视线的方向想找出对方时,那视线就倏的消失了,让他很是苦恼。

 

周泽楷,荣耀高中二年级,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身为酷帅狂霸叼的学生会长,在学校总是受人尊敬,但在某个竞赛後,他喜欢上了隔壁荣耀小学的叶修,因为听闻最近诱拐儿童的坏人很多,他决定每天在学校附近等着叶修放学,然後在暗处看着他心爱的叶修小朋友,保护他回家,却从不上前搭话。

 

「小周…你…今天也要提早走?」江波涛欲言又止,最近身为会长的周泽楷总是提早离开,一次两次到还好,但每天都早退,学校里已经开始有学生会长交上女朋友的传言,许多想追求周泽楷的少男少女都含恨咬着手帕,究竟是何方妖孽勾走他们学生会长的魂,不然以会长腼腆又寡言的性格怎麽可能自己去追女朋友,他们要烧了那妖孽来换回他们那文质彬彬又温和腼腆的会长!

 

每当有人试图从江波涛这儿探听那传说中的女朋友,他都只能笑笑的敷衍过去,然而实际情况,周泽楷根本没有女朋友,却是比交女朋友更惊悚千百倍的事儿。

 

--他们的学生会长是个跟踪狂。

 

说起来他发现这事情也是个意外,那天班导交代他收好班上的作业交上去,由於周泽楷的笔记本有惯用的牌子与样式,当时看他的桌上就那本好好地放着便想也不想就拿了,不过在之後周泽楷重新交上一份作业後,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小心错拿了笔记,事後他从那一大叠作业中找出属於周泽楷的笔记,一张巴掌大小的纸张也顺势从那本子掉出来。

 

他捡起来,发现那是一张照片,一个穿着隔壁荣耀小学制服的男孩,照片中的男孩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正从学校离开,和并肩的同学边走边聊,不知道说到甚麽有趣的事,男孩笑得很开心,白皙的脸蛋还有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周泽楷还有弟弟?江波涛思索了会,没太大印象,但也没深究,打开笔记准备将照片塞回去,瞥见了笔记里纪录的文字,吓得差点把本子丢了出去。

 

江波涛不敢置信的颤抖着手翻开名为『叶修观察日记』笔记的下一页,这上面的字不多,却是与方才看到的同个男孩在换体育服的照片,男孩未发育成熟的身躯白皙稚嫩,有着软肉的腰让他不禁想伸手捏捏看…意识自己想到什麽,江波涛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手忙脚乱的把照片放进笔记本後妥善收进对方抽屉里,用力晃了晃头,试着将看到的内容逐出脑海。

 

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日子,江波涛简直想找一根柱子撞墙,最好撞掉笔记本和照片记忆,还有唤回自己已失去的三观。

 

另一方面,从叶修走出校门後就一直跟在对方身後的周泽楷,在遇上叶修回头的时候,总是因为害羞而躲起来的行为完全可以称之为跟踪狂,虽然本人完全没有这个认知,但我们只能感慨守护者和跟踪狂真的只有一线之隔……

 

在叶修不知道他第几次回头,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发现刚刚炙热的视线又不见了,他感到无奈却也莫可奈何,只是耸耸肩又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他第一次感受到视线是前几天的事情,联想到最近的绑架案,自那天起便将警报器和电击棒随身带在身上,但这接连几天都不见对方动作,叶修便被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搞到烦不胜烦,想过速战速决,确定万无一失,特意往偏僻昏暗的小巷子走,只为了引出那个一直跟踪自己的变态,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对方还没动手,叶修也越来越捉摸不清对方的想法了,只猜想对方应该是对自己没有恶意。

 

也许对方只是爱慕自己?叶修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猜出真正的答案,自此之後叶修开始每天变换着回家的路径,有时候是开满叶子花的街道,有时候是未修整的碎石小路,两人(单方面的)开始玩起我抓你我躲你的游戏。

 

今天又是一条不熟悉的路了,周泽楷轻蹙眉头,认为叶修实在太不顾自身安危了,万一被坏人抓走这不是不知道往哪逃吗?周泽楷顿时为自己护花使者身分感到深深的责任感。

 

依然不屈不挠的跟在叶修後头直到了一个岔路口,周泽楷看见对方停下脚步朝着另一个方走来的人招手,视线跟着看去,他顿时凌乱了,「…两个…叶修?」

 

「谁?」隐约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叶修回头看向身後声音的来源,不过那声音陌生的很,叶修谨惕的抽出了在包包侧边的电击棒

 

「……」不小心叫出对方名字的周泽楷发现自己毫无躲避之处,只好待站在原地默默不语

 

「…哥哥,你认识的?」叶秋跟着回身看了眼身後的人,转头问身旁自家哥哥,眼中也有了警戒

 

「应该是不认识…?」叶修带着疑惑说着,看着眼前帅到掉渣的的高中部学生,明明应该是不认识的,但却越看越发觉得熟悉

 

原本惊讶看着叶修手里电击棒的周泽楷在听到对方表示不认识自己的瞬间,头上的呆毛迅速的萎靡了下来,表情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变得没落,「…不认识?」看着叶修,周泽楷轻声问着

 

「唉唉,你真的不认识他吗?你是不是欠人家钱啊?」一旁的叶秋看到周泽楷的表情变化,用手肘撞了撞叶修,小声问道。

 

「蠢弟弟,你的聪明哥哥我怎麽可能会犯这种愚蠢的错呢?」叶修微微皱眉看着周泽楷,一边小声回应着,目光瞥到对方肩上书包挂的小企鹅时才惊叫,「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周泽楷眼神亮了起来,用力点了点头,叶修举起小手指向周泽楷头上翘起的头发,「那个呆毛哥哥!」

 

「……」周泽楷呆愣住,无语地看着对面笑得很开心的叶修,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下来

 

叶修看到对方再次垂下的呆毛,赶紧把叶秋打发走後迈步到对方身前,歪了歪头问,「小周怎麽了?来找我的?」

 

看着眼前叶修软软带肉的脸颊,周泽楷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嗯,每天…等叶修,送到家。」

 

「喔?小周,所以这阵子每天跟在我後头一直到我回家的是你?」叶修挑眉,手执起还未收起的电击棒挑起周泽楷下巴,「你就不怕哪天真的被我用这给电了?」

 

「嗯,最近…危险」周泽楷有点心猿意马,明明叶修比自己矮很多,甚至挑他下巴的动作也有点勉强,小周却有种对方在俯视着自己,而对方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如果能被叶修调教……想到着,他喉头滚动,隐隐有些兴奋,掩饰起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叶修…刚刚那是…?」手指指向刚走不远的叶秋背影

 

「啊,那是我弟弟,叶秋,对了小周,你等等有事吗?」随意地介绍自己的弟弟,叶修问道

 

「没有…怎麽?」周泽楷疑惑问着

 

「那我们去水族馆吧?反正再来周休嘛,而且上次还有好几个展区还没看。」收起电击棒,叶修上前拉住周泽楷的手,没等到对方回答就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水族馆啊…那是他和叶修第一次相见的地方…也是喜欢上叶修的地方啊。

 

两个月前—

 

周泽楷坐在一幅白色的画布前,对一旁窃窃私语的群众视若无睹,拿起手上的画笔就在画布上恣意挥洒

 

所看到的世间人情……自从父母每天闹离婚,两人在家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争夺着到孩子的归属权时,自己的世界就再也感觉不到人情冷暖了…

 

用着大量暗色系的颜料,身前的画布上逐渐勾勒出了冬夜里的一户人家,屋里有着一对夫妇跟两个小孩,四人抱在一起用着一条破烂的毯子取暖,而一旁作为暖源的烛火已烧至末端,好似快要熄灭一样,整个画面充斥着令人绝望感

 

呆呆的看着眼前自己画出的作品,周泽楷只觉得心情更加晦暗,就连得知自己这画拿到了冠军也无法让他开心起来

 

失魂落魄的拿着奖牌走出比赛展场,周泽楷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不想这时候回家的他走向在不远处的水族馆,买了张票就在场馆内四处游荡,最後在空无一人的海豚表演馆里,就看着眼前玻璃橱窗里的一片蔚蓝呆坐着

 

「那个…请问一下?…」突然,身後传来稚嫩的声音,周泽楷愣了下,转身看到软软带肉的脸颊和穿着吊带短裤露出少年特有纤细修长的腿的小男孩看着自己

 

「嗯…?」周泽楷疑惑的看着对方

 

「我好像迷路了…大哥哥可以陪我找爸爸妈妈吗?」腼腆的笑着,男孩这样说道

 

握着男孩的手,周泽楷陪他在馆内四处走着,男孩不时拉着自己到各个玻璃橱窗前指着水中生物问他,从原先将对方拉着走离,直到後来自己跟着在体验馆摸着海星,全然忘记了要帮对方找寻父母的事情

 

「大哥哥,这黑噜噜的东西好有趣啊。」一旁男孩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纤细的手指不断戳着水中慢慢挪动着的海参

 

「嗯…别欺负,叫周泽楷…你?…」看向对方的举动,周泽楷笑笑回应着并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叶修,嗯…周泽楷啊……那大哥哥我就叫你小周啦!」男孩,叶修眨了眨眼开心答道

 

听到自己的小名,周泽楷微微愣了下,看到叶修脸上有些无赖的笑容,无奈的点了点头,颊上也泛起了小小的微笑

 

「呐呐,小周我们快点去企鹅馆,表演快要开始了!」看向一旁墙上挂的时钟,叶修拉住周泽楷的手臂晃着说道

 

「好…别急,看得到。」周泽楷带着些微宠溺的笑容看着叶修,握紧了对方的小手带着走向人潮不断涌进的企鹅馆

 

「小周!快,前面有位置!我们去前面看!」身高不够的叶修在人群里跳看着,小手高高的指向前方朝着周泽楷说道

 

「……好。」周泽楷看向叶修指的方向,抱起了对方瘦小的身躯在人潮中穿梭着,很快的就到了舞台前的位置,放下了叶修,微微苦脑的看着空下的两个位置—因为是分开的

 

叶修皱着眉头看着相离不远的两个单人空位,指着说道,「小周啊,我们一人坐一个位置?」

 

只见周泽楷微微摇了摇头,再次抱起了叶修,往其中一个位置坐下,将叶修抱在自己腿上坐着,看着愣住的叶修,轻轻笑说着,「这样…安全。」

 

「……」平时伶牙俐齿,早熟到常整的大人们恨的牙痒痒的叶修小朋友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这句话,只好气鼓鼓的鼓着嘴转头看着前方的舞台

 

「别不开心…请你吃冰淇淋?」周泽楷哄着闹别扭的叶小朋友,指向一旁背着桶装冰淇淋在场内四处走着的摊贩

 

「…那我要两球。」叶小朋友小声说着

 

「好…」周泽楷微微笑着,抬起手叫来了走到他们附近的摊贩,买了只甜筒递给叶修,看着他开心地舔着冰淇淋

 

「小周你看!」不时帮着叶修擦拭快要滴落的冰淇淋汁液,没有注意到表演已经开始的周泽楷被突然转头的叶修吓到,微微瞪大眼,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

 

「…小周你刚刚没在看吗?」叶修看着周泽楷的表情,有些无语地问道

 

「…快滴下来了。」指着叶修手上的甜筒,周泽楷表情无辜的说着

 

「……」低头看了眼自己满手的甜液,叶修把甜筒塞到周泽楷手里,拿过纸巾一边擦着手,一边指向台前缓慢走着的企鹅,「小周你看,那只头上翘一搓毛的跟你好像啊!哈哈哈!」

 

「…不是企鹅…不吃了?」周泽楷无奈看着笑的一脸欢快的叶修,偏头看向手上化了一半的甜筒

 

「只是很像嘛,嗯,不吃了,拜托小周帮我吃掉啦~」叶修微微晃着小腿,眨眨眼看着周泽楷

 

微微叹了气,周泽楷认命地吃起了手中的甜筒

 

表演结束後,周泽楷牵着叶修到了企鹅馆外头的纪念品店,看着对方在一堆吊饰前翻找着,而後又跑到柜台前结帐,原本想上前付钱的周泽楷在被叶修制止後只能安静地等在一旁,疑惑的看着对方回来後递到自己眼前的企鹅吊饰

 

「这是送给小周的,谢谢你今天陪我玩,啊,对了,还有这个还你。」拉起周泽楷的手,叶修将吊饰放在对方手心上,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不久前周泽楷扔掉的冠军奖牌,无视对方呆愣中带着震惊的表情说道,「我很喜欢你的画喔,今天的比赛我也有去看,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你丢掉了奖牌,才跟着你一直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但感觉得到你很低落,因为不知道该怎麽帮你,所以才骗你我迷路,让你陪着我在水族馆到处看,希望你心情别再那麽消沉。」

 

勾起灿烂的笑容,叶修看进周泽楷的双眼,「不管什麽事情总是有办法可以克服的不是?别轻易放弃呀,我可是一直看着你的,小周。」

 

那时候,原本已经对自己生活感到绝望的周泽楷,因为眼前叶修的笑容而得到了救赎。

 

时间回到了现在—

 

看着身旁穿着小学部制服的叶修,周泽楷突然很庆幸自己能再次跟叶修相遇,不过…

 

「叶修……」周泽楷有些委屈地看向对方,「为什麽…不认得?…」

 

「呃…这不是因为当初你太失魂落魄整个人很颓废嘛…跟现在对比起来…」叶修微微偏着头,上下看了看眼前的周泽楷,点了点头,「嗯,现在的小周帅多了。」

 

「……」周泽楷脸红着将头转开了,同时庆幸着自己有张好面皮让叶修称赞

 

「对了,小周是怎麽找到我的?」叶修疑惑问着,当初他可没有跟小周介绍过自己啊

 

「嗯…开学前……整理颁奖奖状的时候看到…」身为学生会长的周泽楷,在开学前夕回到校园里处理学生会的事务,偶然在校外得奖名单上看到叶修的名字,翻看了下资料发现对方正是自己在找的那人

 

「喔喔!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我的底细被摸透了呢。」叶修把头靠在车窗看向周泽楷,眼中带笑说着

 

「叶修……」周泽楷脸红了起来,有些慌乱的不敢直视对方,自己除了叶修家世以外的事情全部都知道了个彻底这点绝对不能被对方知道,「那个…比赛…临摹素描?…」突然想起了奖项的名称,他赶紧转移了话题问着。

 

「啊,那个啊…因为我之前没参加过任何比赛,所以被家里老头子抓去的。」叶修摆了摆手看向周泽楷,并没有在这件事情多加解释,但随即,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我记得我那蠢弟弟得过蛮多奖项的…小周你没注意到吗?」

 

「……」不敢说自己只全心专注在叶修身上就全然忘记叶秋这号人物的周泽楷只能安静假装甚麽也不知道,也同时被投下了一颗震撼弹

 

原来叶修是那麽有名的艺术世家後代啊…难怪会去看那场比赛,可是为什麽是注意到自己呢?…明明那时候的自己,在这广阔的艺术界里是那麽的不起眼,就只是几个比赛的得奖者,在网路上发表过几幅画作而已…不过叶修为什麽不画画呢?…好想知道原因……如果叶修有画画的话他们应该就可以更早相遇了吧…

 

「小周?」叶修疑惑的伸手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对方似乎是在想什麽事情,但是已经垫起脚尖,却还是勾不到下车铃的他不得不打断对方的思考让周泽楷拉下车铃啊…

 

「嗯?…叶修?」周泽楷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向叶修,完全不知道对方叫自己是为了什麽事情

 

「…快到站了小周你别再发呆了,拉铃啊!」叶修忿忿的瞪着周泽楷,泄愤似的朝对方挥舞着小拳头,指向头上自己抗战已久却拉不到的铃绳

 

「……」看到眼前叶修可爱的举动,周泽楷忍住掩鼻大喊好可爱再来一次的念头默默拉铃,主动牵起叶修的手下车

 

买了两张票进到水族馆後,叶修拉起周泽楷的手臂开始跑了起来

 

「……?」周泽楷踉跄了下,疑惑地跟在後头,微微低头看向眼前叶修穿着制服短裤小跑着的身子,不禁想起第一次跟对方在这水族馆时,自己也是这样被拉来拉去的景象

 

「小周快点啊,最後一场表演快开始了。」转头看到再次陷入自我小世界的周泽楷,叶修转而握住对方的手掌

 

周泽楷在被握住手的时候愣了下,忍着想要捏捏对方肉肉的掌心的想法,回握住手里他所爱恋,并且想保护一辈子之人的手。

 

「…小周,我觉得我们运气特别不好。」叶修拉着周泽楷到了海豚表演馆,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的空地,却发现第一排只剩下一个空位,而接下来十几排的位置都被坐满了。

 

「…像上次?」周泽楷其实想说运气很好,因为他可以让叶修坐在他腿上,不过他只是默默的提议着

 

「咦?小周你认真的?」叶修愣了下,抬头看向周泽楷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伸手拿下叶修肩上的书包放在位置旁,拉着对方坐到自己腿上,接着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盒饼乾放在对方手里

 

「小周?」叶修疑惑的拿着饼乾看向周泽楷

 

「…点心,上次冰淇淋。」周泽楷眨眼回答道

 

「那一起吃吧?」叶修拆开包装,拿起一片递到周泽楷嘴边,看着对方红着脸吃下後觉得有趣,就不断地喂食着,一边看着刚刚开始的表演

 

直到看到海豚从舞台侧边冲刺而来的景象,叶修才猛然想起海豚表演的馀兴节目,想起身时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海豚尾巴掀起的水花朝观众席洒来,坐在叶修身後的周泽楷因为注意力一直不在表演上所以没有意识到,毫无防备的两人就在这须臾间被淋成落汤鸡

 

「所以我说我们今天运气真的特别不好。」在表演结束後,两人拿着手帕擦拭着湿透的身子走出场馆,叶修一边抱怨,一边拉着因为沾湿而黏在身上的制服衬衫

 

走在一旁的周泽楷低头看到被拉扯开的白色衬衫里微微透出可爱的小乳珠,忍不住想凑上吸吮的欲望,一股热流朝着下身冲去,他赶紧将衬衫拉出遮掩着鼓起的裤头,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将视线放在哪里

 

「小周?怎麽了吗?」看到周泽楷慌乱的动作,叶修疑惑问着

 

「没…在这等。」不敢再看向叶修,周泽楷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看到一旁的礼品店橱窗摆放的商品,他随即跑进店里买了一个小海豚的布偶挂饰,拿出来放进叶修手里

 

看着周泽楷一连串的动作,叶修低头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小海豚,「小周…难不成你觉得我跟海豚很像?」

 

「嗯,聪明。」而且可爱,周泽楷认真的点头说道

 

「那谢谢你的礼物啦。」眨眨眼,叶修晃着手里的挂饰,笑着挂上自己书包侧边

 

「不会…企鹅的回礼。」看到叶修的举动,周泽楷嘴角也微微勾起笑容,他伸手牵起对方,「回家?」

 

「好。」叶修先是愣了下,想起自己湿着的身子,他回握住周泽楷的手,两人一同走向回家的路。

 

一个礼拜後—

 

自从逛完水族馆那天,周泽楷依旧每天陪着叶修回家,不过被对方制止的暗中跟着的行为,转而牵着手陪伴在身旁,这样的改变让周泽楷很开心,头上翘起的呆毛正反映着主人愉悦的心情。

 

「对了,小周,你还记得上次叶秋来找我这事吗?」叶修晃了晃周泽楷的手,抬头看向对方

 

「嗯,记得…怎麽?…」周泽楷疑惑的看着叶修

 

「我家老头子跟我妈要带他出国去比赛,问我要不要跟,不然就要自己留下来…」叶修有些无奈的说着,「偏偏我又不喜欢跟着出去然後被拉上赛场,所以…」

 

「来我家。」叶修话还没说完,周泽楷直接说道,「自己一个…危险。」而且来我家我可以看到你穿睡衣还有日常生活的样子,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其实我想说我从明天开始去住旅店顺便包三餐。」叶修愣愣看着周泽楷,接完自己未说完的话

 

「…我煮,给你吃。」一心执意要让叶修来自己家里住的周泽楷立刻回答,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好似一只等着主人回应的大狗狗,身後的尾巴兴奋地摇晃着

 

叶修晃了晃头将这个好笑的景象逐出脑外,「小周不会麻烦吗?家里人肯定会问的吧?」

 

「不会,只有自己。」周泽楷摇摇头,微笑说道,暑假到了尾端时父母达成协议离了婚,而对於他,两人决定均摊学费跟生活费,把房子留下,等到成年之後再转让给自己,原本已经不在乎的周泽楷在当时忽地感到心寒,但自从找到了叶修後,他就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了

 

「诶?只有你啊?」叶修闻言愣了下,对这件事情不多问些什麽,顺着对方的意思答应了下来,「那明天陪我回来整理些东西再去你家如何?」

 

「好。」周泽楷开心笑着,到了叶修家门前,他放开对方的手,「早点休息…明天见。」

 

「小周你也是。」叶修迈步走向自家,在要进家门前回身调笑道,「回去後可别忙着收拾房子不休息啊。」而後笑着进到屋内

 

周泽楷脸红着站在关起的大门前,被这样猛然一提,他才想起自己房间放满叶修照片的事情,而现在对方要来自己家里……

 

「!!!」想起这点的周泽楷抱着书包赶紧飞奔回家把自己拍的那些照片藏起来,绝对不能让叶修知道自己一直偷拍他的事情

 

於是隔天—

 

「小周你在外面等等我,我拿个行李就出来。」叶修把自己书包放到周泽楷手上,进到屋子里打算拿自己昨天整理好的包包就走

 

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家里也有被闯空门的一天,进到家门後,叶修有些怔愣地看着眼前翻箱倒柜的那人,马上回神拔腿就要跑的他被对方发现,双手被反制在身後,人也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叶修奋力挣扎着,正要张口大叫的同时,嘴巴被用力捂着,而後被对方用摆放在一旁柜上的胶带黏死,「小鬼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会对你怎样我可是不能保证的啊。」带着浊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叶修嫌弃的皱起鼻子,在对方说话的同时抬脚向後踹去

 

「呵,早知道你会来这招。」抓住叶修踢向自己的腿,他拉下腿上的过膝黑色长袜绑住不断挣动的双手,将人翻到正面後挑了挑眉低头看向没了遮掩物的白皙小腿,邪笑着伸舌舔过

 

叶修惊恐地看向对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是个变态,看到眼前一脸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脸孔让他只想吐,更加卖力的扭动挣扎着

 

「小鬼你安分点,不然老子上了你。」对方不满地更加用力的压制住叶修,一手脱去另一腿的袜子後张嘴含住那圆润小巧的脚趾

 

叶修忍受着屈辱,眼眶泛红,不断呜咽反抗着,无奈以他的身躯跟力气根本无法与对方相比,只能努力想着法子来让自己逃离对方

 

另一方面,在外头等待一段时间的周泽楷有些着急,叶修说自己只是进去拿个东西怎麽拿那麽久,会不会发生甚麽事情了,想到这,他不管有没有礼貌,赶忙的冲进对方家里,看到叶修一脸快哭的表情,甚麽都无法思考的他反射性的抬脚踹向压住对方的那人,愤怒地将人压在身下猛揍

 

「呜呜!」一旁坐起身的叶修看着眼前近乎发狂的周泽楷,赶紧出声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听到叶修的声音,周泽楷丢下手上被自己揍昏的那人,赶忙转身帮叶修松绑,小心翼翼的撕下嘴上的胶带,而用力抱紧对方

 

「…小周?」叶修愣愣地被抱着,感受到周泽楷颤抖着的身子,他抬手反抱住对方,「别担心,我没事了,这不是你来救我了吗。先报警吧,别让他有机会醒来跑了。」

 

「……嗯。」感觉到叶修呼在自己耳边的话语,周泽楷红着耳根放开对方,拿着手机到一旁报警,而後他转身,看到叶修拿着粗麻绳将地上那人手脚绑死而後抬脚踹的景象,走过去再次抱住对方

 

「…这人实在是太变态了,居然对着我也能做出那麽龌龊的事情。」叶修埋在周泽楷怀里,闷声说着

 

「嗯,不可原谅。」周泽楷轻拍着叶修的背,赞同说道

 

「他好恶心,我的脚他也舔,好想吐。」微微颤抖着身子,叶修忍不住抱紧了周泽楷,若是对方没有及时冲进来,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脱身

 

「等等,洗乾净。」闻言周泽楷皱了皱眉,有些遗憾方才下手不够重,轻声地安抚着怀里人

 

等到做完笔录送走警察後,周泽楷带着叶修到自己家,放下对方的行李,他带着人进到浴室里,拿板凳让人坐下後问,「他舔哪里?」

 

「…小腿…跟脚趾。」想起当时那感觉,叶修浑身泛起一股恶心感

 

「别怕…洗乾净就好。」周泽楷拿起沐浴球,轻轻地搓洗着叶修的双腿,并用清水冲净泡沫,末了,他抬起头看着对方,「以後…有我在。」

 

在叶修怔楞的眼神下,周泽楷轻轻的吻上对方小腿,「叶修,喜欢你,因为你…生命有了意义,所以…会保护你,一直。」他认真说着

 

只见叶修红着脸呆坐在板凳上,眼神飘忽的不敢看向直视着自己的周泽楷,聪明如他,怎麽可能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呢

 

「不用现在回答…会一直陪你……直到你不需要我。」发现叶修的小动作,周泽楷这样说着,随即站起身要离开

 

叶修突地抓住周泽楷的手,在对方疑惑看向自己的目光下,他盯着两人交握的手,满脸通红的小声说着,「如果不是喜欢你那我干嘛没事追你追到水族馆…还为了安慰你骗你跟我玩了半天…」

 

在周泽楷欣喜的目光下,叶修咬着嘴唇,像是决定了什麽,站起身来,踮起脚尖迅速地在对方嘴唇上轻啄了下,而後慌忙地想掩饰自己害羞的情绪朝门口跑去,却不料踩到没冲洗乾净的泡沫,看着他动作的周泽楷眼见叶修要摔倒,急忙伸手抓住他

 

在经过一阵天旋地转和一声巨大的声响後,两人双双摔倒在浴室地板上,被压在下方的周泽楷抱着叶修,忍着身上的疼痛,他赶紧扶起对方检查有没有受伤

 

「小周你还好吗?你傻了嘛干嘛没事跟着我一起跌,撞到哪了?会不会很疼?」叶修慌忙地爬起身,跪坐在对方身前紧张问着

 

「不疼…说好了,保护你。」周泽楷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叶修,看到对方穿的白色衬衫因为肥皂水的关系紧黏在身上,胸前粉嫩的小乳粒透了出来,他先是愣住,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喉头,浑身燥热的他感觉到一股热流朝着自己下身奔去

 

「小周?」叶修疑惑的看着周泽楷突然间胀红的脸颊,担心的凑向前

 

看到眼前叶修放大的脸孔,周泽楷惊慌的向後退,却忘记自己坐在浴室地板上,一个不注意就向後倒去

 

「咦?!小周!」叶修慌乱的拉住周泽楷,自己却也向前倒在对方身上

 

感觉到自己腿间抵着硬物,叶修在理解到那是甚麽後脸红了起来,「小周你…那里有反应了啊?」他有些尴尬的说着,眼神四处飘移

 

「……」周泽楷此时羞的只想一头撞上墙,「叶修…先出去?」他扶起叶修後说道

 

「……我不能帮你吗?」跨坐在周泽楷腿上的叶修小声问着,看到对方瞬间呆愣的表情,有些别扭的说,「好歹我们也已经确认关系了嘛…」

 

以下肉走键接↓

Ψ( ̄∇ ̄)Ψ
(不老歌打不开的下方留言复制长微博哟)
 

周泽楷坐在床上将叶修的头发吹乾後让对方躺好,轻轻地帮忙盖上薄被,而後下床蹲在一旁看着

 

「唔?小周?」叶修枕在软绵的枕头上,经不住睡魔,眼睛有些睁不开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周泽楷

 

「没事,睡吧。」微微摇头,周泽楷继续看着叶修,自己喜欢的人现在就躺在自己床上,一阵幸福感袭上身来,让他开心地傻笑着

 

「嗯…小周也是……快上来睡吧…」叶修咕哝着伸手抓住周泽楷的衣袖

 

「好。」周泽楷躺上床,抱住了身前人,并轻轻的吻上叶修光洁的额头,「晚安,祝好梦。」

 

「小周晚安…」不自觉的蹭了蹭周泽楷的胸膛,叶修说完就沉沉睡去

 

这时,周泽楷发现这似乎是个可以拍到叶修睡颜的好时机,但看了看自己被压在对方身下的手…嘛,来日方长,他跟叶修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一起走下去。

 

END

 

第一次写周叶…终于有完成的稿子了!
特别感谢亲爱的肉肉跟毛毛,谢谢你们每天帮我解決我奇怪的问题
还有阿金宝贝,谢谢你提供这个梗,还不厌其烦的帮我修改
爱周叶!爱你们!